文章
  • 文章
搜索
期刊信息
更多

《太陽能》《太陽能學報》

  創刊于1980年,

  中國科協主管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主辦

《太陽能》雜志社有限公司出版

《太陽能》雜志:

  Solar Energy

  CN11-1660/TK  ISSN 1003-0417

  國內發行2-165  國外發行Q286

《太陽能學報》:

  Acta Energiae Solaris Sinica

  CN11-2082/TK  ISSN 0254-0096

  國內發行2-165  國外發行Q286

详细内容

“一帶一路”給中國光伏產業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自從2013 年中國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下文簡稱“一帶一路”) 的倡議以來,在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下,截至2019 年7 月底,共有136 個國家和30 個國際組織同中國政府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從亞歐大陸到非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為世界經濟的增長開辟了新空間,為國際貿易和投資搭建了新平臺,為增進各國的民生福祉作出了新貢獻,同時,也為中國光伏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與挑戰。為此,本文分析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太陽能資源情況,然后論述了與這些國家開展光伏產業合作存在的風險,并就此提出了建議。


1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太陽能資源與潛力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太陽能資源豐富,其年光伏發電潛力總量可達448.9萬億kWh,相當于這些國家2016 年電力總需求的41.3 倍[1]。若僅開發其中3.7% 的光伏發電潛力,裝機規模就可高達7.8 TW,即可滿足這些國家預期的2030 年全年的電力需求,這一裝機規模所需投資的總額約為11.2 萬億美元[1]。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38 個國家已發布的2020~2030 年可再生能源裝機規劃的總量已高達644 GW,其中太陽能發電( 含光伏及熱發電)、風電的總投資達到6440 億美元。據全球能源互聯發展與合作組織(GEIDCO) 測算,2050 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能源互聯網總投資將達27 萬億美元,可新增2 億個就業崗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清潔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占該地區電力總裝機容量的比例將超過80%,亞洲、非洲人均年用電量將分別達到7000 和1500kWh,可實現“人人享有綠色電力服務”的目標[2]。根據世界能源理事會于 2016 年發布的報告顯示,全球約有12 億人無法獲得電力,其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的人數占比近30%,因此,這些國家對電力的需求將大幅增加。目前全球溫室氣體(GHG) 超過55% 的排放量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因此,未來這些國家要實現本國的可持續發展,光伏發電等清潔的綠色電力必然成為電力需求的首選。


2 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光伏產業合作的現狀


2.1 中國企業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光伏

      發電項目的投資呈快速增長趨勢2014~2018 年,以國家電網有限公司、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等央企為主力軍,中國企業以股權投資形式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的64 個國家總共投資了1277 MW 的光伏裝機容量,是2009~2013 年中國在該區域投資的光伏裝機容量的2.8 倍。而更大規模的投資計劃也在陸續出臺,截至2018年底,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參與的在建及計劃新建的光伏發電項目裝機規模達7937 MW[3]。


2.2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中國光伏產品的重要出口市場

      在中國,光伏產業是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且具有極大競爭優勢的產業,光伏產品是中國新能源技術出口的“排頭兵”,正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遍地開花。據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統計,2018 年中國光伏組件出口至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的59 個國家,出口金額達53.3 億美元,占當年光伏組件總出口金額的38.8%;出口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光伏組件量達18 GW,占當年總出口量的40%。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越南、印度、烏克蘭、巴基斯坦、埃及、阿聯酋、以色列、泰國等成為近年來蓬勃增長的海外光伏新興市場。2019 年,由于海外市場的需求旺盛,中國光伏出口金額再創新高,僅上半年的出口金額就高達106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31.7%


2.3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中國光伏企業“走出去”的重要基地

      借助“一帶一路”建設這一歷史契機,再加上某些海外市場具有勞動力低廉、稅收優惠等優勢,比如,在越南投資新能源發電項目可以享受“四免九減半”的稅收優惠,還可以受新能源高科技技術轉讓、設備進口、生產和銷售惠稅待遇,于是中國光伏企業紛紛在海外建廠。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共11 家上市企業通過合資、并購、投資等方式在海外布局建廠,總產能近35 GW;尤其是在2018 年“531”光伏新政發布后,中國光伏企業加快了海外擴產和布局的速度,海外產能占公司總產能的比例高達46.6%。2018 年,中國光伏企業在海外布局的太陽電池的有效產能達到了12.2 GW,光伏組件的有效產能達到了18.1 GW。


3 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光伏產業合作的挑戰與建議


      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光伏產業合作帶來了很多機遇,但同時也將面臨更多的挑戰,比如新能源政策變化、融資困難、貿易保護、可再生能源與傳統能源布局沖突等因素,都會使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光伏產業合作面臨風險。對此,提出了以下幾點建議。


3.1 健全“一帶一路”新能源合作多邊機制

      目前太陽能等綠色能源的發展迅猛,顯示出綠色能源生產革命和能源消費革命的美好前景。要堅持開放、綠色的理念,構筑多元化、多層次、全方位的綠色能源開發利用戰略規劃,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倡導合作互信,積極推動合作方各盡所能,共同推動光伏投資、光伏貿易和光伏基地建設的發展。聚沙成塔,積極發揮中國在國際平臺上的“綠色領導力”,繼續引領全球能源轉型[4]。


3.2 大力發展光伏金融

      目前光伏產業的融資較為困難,光伏貸款在中國國內很多銀行受到限制。此外,中國光伏企業多是民企和外資企業,很難獲得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相關政策性貸款的支持。因此,建議中國政府從發展綠色能源的戰略高度出發,成立綠色能源發展基金或發行特別國債,大力扶持光伏等新能源行業的發展;有關金融機構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策性貸款,各類企業應該被一視同仁對待;支持光伏產業在境外采用人民幣結算,通過綠色能源投資與出口帶動人民幣“走出去”;此外,還可通過完善海外投資保險產品等措施,支持光伏產業在境外發展。


3.3 中國光伏企業開拓海外市場要堅持技術引領,以質取勝

      2018 年,在多晶硅、硅片、太陽電池、光伏組件、逆變器等光伏產業鏈各環節的全球前10 產量排行榜中,中國企業分別占有7、10、9、7、5個席位?梢钥闯,中國光伏企業已經形成一批世界級的龍頭企業,今后應繼續練好“內功”,

保持優勢。


      但目前中國許多光伏企業尚徘徊在盈虧平衡點[4],因此要避免陷入價格戰的泥潭,應注意以下幾點:1) 大力加強技術研發,提高產品質量;2)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注重技術產權轉讓;3) 積極完善產業標準,強化檢測認證體系[5];4) 做大、做強自主品牌。


3.4 海外光伏合作要加強電網建設與合作

      選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用電量少但發電潛力大的63 個國家,據統計,這些國家的用電量僅占“一帶一路”沿線全部國家用電量的30.1%,但太陽能發電的潛力占“一帶一路”沿線全部國家發電潛力的70.7%。因此,需要加大電網基礎設施建設,構建區域電網合作等,將具有太陽能資源優勢的國家的電力輸出到電力短缺的國家;目前,全球溫室氣體(GHG) 排放量的55% 以上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一切照舊”的情況下,這個數字預計在2030 年將超過65%。如果結合清潔發展機制(CDM),將清潔能源輸送到依賴化石能源的地區,必將大幅提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綠色發展水平。


3.5 將光伏發電與沙漠治理相結合

      據統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西亞、非洲地區的年光伏發電潛力最大,僅西亞地區就高達208.7 萬億kWh,占“一帶一路”沿線所有國家總光伏發電潛力的46.5%。而此類地區多為沙漠和戈壁,生態脆弱且環境惡劣,與中國西北地區的氣候環境類似,所以可以將近年來中國在西北地區開展的光伏治沙的成功經驗分享給這些國家。


      中國中衛市沙漠光伏產業園規劃建設于2012年,總規劃面積為6.5萬畝,裝機容量為1500MW,新能源裝備制造區主要依托銀陽新能源有限公司“硅料-硅片-光伏組件-光伏發電”的新能源全產業鏈,已建成1000 t/ 年的單晶硅拉棒、11000 t/ 年的多晶硅鑄錠、3 億片/ 年的切片、200 MWp/ 年的光伏組件、5000 t/ 年的砂漿回收,以及3 萬t/ 年的鋼構件生產項目,實現了“用光伏能源生產光伏產品”的循環生產新模式,對未來零能耗光伏產品的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此外,中國西北地區不少光伏產業園采用了集“光伏發電、沙漠治理、生態農業、扶貧開發”于一體的模式,這種經濟與社會綜合發展的新模式值得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進行推廣。庫布其沙漠達拉特光伏發電應用領跑基地的建設規模為200 萬kW,通過采用光伏發電與生態農、林業相結合的“工業治沙”模式,最終實現了治沙20 萬畝,約是該示范基地光伏方陣占地面積的13 倍以上。


3.6 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能源的發展水平不同,大力援建綠色電力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能源發展水平不同,許多經濟較為落后的國家的電力緊缺,如東帝汶、柬埔寨等國家,未通電的人口比例超過了其國家總人口的40%[6]。因此,要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不同能源發展水平,大力援建綠色電力,改善當地學校條件、減少貧困人口、培訓技術人才、增加就業機會、改善當地民生,讓光伏更好地惠及“一帶一”沿線國家中落后地區的人民,為當地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提供綠色新動能。


3.7 企業在投資前應做好非商業風險評估和管控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治制度具有多樣化,法律法規的差異較大,且一些國家動蕩不安。因此,企業在投資前應做好非商業風險評估和管控,預先加強所對投資目標的風險評級,并加強對所投資項目所在地的新能源政策穩定性、法律法規、歷史和人文環境的了解與認知,還要了解當地政府處置糾紛的方法、對項目的依賴程度、匯率管控方式,以及當地的債務情況等。


4 總結


      本文針對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光伏產業合作的現狀進行了分析,這些國家的太陽能資源豐富,合作開發的潛力巨大,且與中國光伏產業合作的態勢良好。共建“一帶一路”經濟帶為中國光伏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千載難逢的國際舞臺和歷史機遇,只要各國互信合作,一定能夠化解各自國家和地區的資源匱乏、氣候變化、環境污染、疾病和貧困重大挑戰,消除“四大赤字”,成功開創出一條互利共贏的金光大道,共建亞歐非大陸的綠色家園。


廣東科技學院 袁全紅

來源:《太陽能》雜志2020年第8期(總第316期)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